Myt1遊戲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
Login

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

查看: 25|回復: 0

[轉載] “沈氏”兄弟殺人食屍案,流竄五省劫殺11人,肢解屍體食...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8-11-7 12:1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
“沈氏”兄弟殺人食屍案,流竄五省劫殺11人,肢解屍體食用腎臟|殺人



​​本案警示世人珍愛生命,與人為善,遵紀守法。過好每個活著的日日夜夜...

9月1日晚8時,從石家莊市公安局傳來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:8月31日下午,河北省警方一舉擒獲流竄6省狂殺12人,將其中11人殘忍肢解的河南籍“兄弟殺人魔”沈長銀、沈長平。

庭審中,法官問哥哥沈長銀,殺人時用了幾刀。沈長銀回答:“就一刀,都殺了這麼多人了,還能用幾刀?”

沈長銀的回答沒錯,兩人連續殺害的10名女性,除了一名逃跑時從樓上跌下,其餘都是一刀致死,這是兩人從警匪片和殺人實踐中得來的“經驗”。

左為哥哥沈長銀,右為弟弟沈長平。

沈父說“他們這樣做,可能是為了做暴發戶”。

“通過正常的途徑掙錢,一是我沒有了本錢,二是覺得太慢、太辛苦。於是我和弟弟沈長平便想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去賺錢,當時沈長平提出去搶錢,我覺得這樣做太冒險就沒有同意。我想控制住別人,等把錢拿到手後再把人殺掉!”沈長銀供述。

2003年春節後,沈長銀、沈長平兄弟倆在蘭州做汽車配件生意失敗,窮困潦倒到每天只吃得起開水煮白菜。

破產之前,兄弟倆過的日子可以說非常“滋潤”,基本天天都去歌廳桑拿花天酒地、發洩自己。據沈長平後來講:“我哥(沈長銀)是一個離了女人就活不下去的人。”

破產後,哥倆沒錢了,生活走到了一個選擇的臨界點。兩人竟不約而同想到:搶錢。

哥倆把目光瞄向了自己最熟悉的性從業者身上,並定下了“戒律”——只殺“賣淫的女人”。性工作者是邊緣人群,沒人關心。一來,性從業者流動性強,居無定所;二來,她們基本都是孤身一人,在陌生的城市賣身謀生,即使完全消失,原來的姐妹也大都以為要么“跳槽”了要么棄娼從良了,很少有人會想到殺人越貨,更少人想到需要報警。

為了作案方便,沈長銀讓老家的妻子寄來3000塊錢,在偏僻的雷壇河一棟居民樓裡租了套房子,作為作案場所。

“我想要幹這事必須租一套樓房才行,於是我讓我老婆從老家給我寄來3000元錢作為房租,但我沒有(給家里人)說乾什麼用。我們在蘭州文化宮附近租了一套樓房,交了租金360元。房東要看我們的身份證,為了防止以後不被發現,我們倆推說身份證丟了。”——沈長銀供詞

租好房子後,倆人跑去買來一把20多厘米長的木把單刀,一節5米長的鐵絲,還有50公斤硫酸、一個藍色塑料桶和透明膠帶等,作為到時毀屍滅蹟的工具。

“我以前在服刑的時候(曾因盜竊被判三年監禁),聽別的犯人說過可以用硫酸把屍體熔化掉,不會留下任何痕跡。”——沈長銀供詞

隨後,兄弟倆還各自買了副眼鏡,架在鼻樑上,裝成文化人,這樣一旦作案敗露,眼鏡的假象能迷惑一些不在意的目擊者,也就讓自己多出了一些逃亡時間。

這樣的偽裝方法,也是從影視劇裡學來的。在之後一年多的殺人和逃亡中,兩人將多年來從警匪片和監獄裡學來的知識都用上了——碎屍、拋尸、毀屍,以及利用假身份租房、辦手機號來“反偵查”。

第一個受害人,是跟兄弟倆同住一個大雜院的坐檯小姐姚芳,30多歲,在蘭州愷吧迪廳上班。

兩兄弟在這些地方出入多年,很清楚坐檯小姐需要什麼。

沈長平扮作有錢人的朋友,以“有客戶”為由,把姚芳從迪廳約到了自己租的“新家”中。

約到家後,沈長銀就問姚芳有沒有玩過“過陰”。

“我問那女的有沒有玩過'過陰',想不想試一次。那女的問'過陰'是什麼意思,我說就是先假裝死掉,睡一覺再醒過來。”

姚芳剛剛躺下,沈長平揣著刀就進來了,直接把刀抵在了姚芳的脖子上,恐嚇姚芳不得尖叫。接著,兄弟倆把姚芳的一隻手綁暖氣片上,另一隻手綁暖氣管上,又拽過來床單綁了腿,用紙蒙住眼睛,再拿透明膠帶照著眼睛纏了一圈。

一番亂摸下,倆人很快摸到了姚芳房門的鑰匙。沈長平拿著鑰匙去了姚芳家,四五個小時後帶回來一本存摺,折上顯示余額30700元。這在2003年,算是一筆巨款了。

“當時我和沈長平問存摺的密碼是多少,那個女的說她可以告訴我們密碼,但是我們不要殺她,我們答應了”。

第二天早上,沈長平去工商銀行試密碼,發現密碼是錯的。“我們用煙頭在她身上亂燙了一通。最後我要求那個女的只有我們問話她才能說話。一整天我們不再說話,只要她說一句,我們就打她一個耳光。吃飯的時候,沈長平買了飯,然後把那個女的解開一起吃飯,吃完後仍然按照原來的方法綁起來。第二天早上天剛亮,她向我們說了另外一個密碼,沈長平拿了800元回來了,密碼是正確的。”

眼看3萬多塊就要到手,沈長銀決定殺人。這是他一開始就明確計劃好的:滅口才能保護自己。

兄弟倆扯開鐵絲,在姚芳的脖子上纏了好幾圈,接著各自拽著鐵絲一頭,使勁往自己的方向使勁扯,勒死了姚芳。

殺人之後,就是溶屍。倆人把斷了氣的姚芳拖到衛生間,然後一刀從脖子捅進去,接著抓起姚芳的腿倒提起來,對準蹲便池放血。

接下來,就是用刀斧碎屍,用硫酸溶屍,那些溶不掉的屍骨、牙齒和頭髮等,則裝進一個個黑色的垃圾袋,乘著漆黑夜色,一袋袋扔進人跡罕至的橋樑下和涵洞裡。

處理完屍塊,將房間、地板仔細清掃後,兄弟倆分多次提完了姚芳賣身掙來的30700塊血汗錢,逃出了蘭州。

姚芳並不是兄弟倆殺的第一個人。早在1999年,兩人在河南老家就乾過一件“講義氣”的事。

沈氏兄弟生在河南新鄉市獲嘉縣一個村里,沈長銀1975年生,沈長平1983年生,倆人相差8歲。沈長銀有老婆兒子,不過除了過年,他就沒陪過她們。

在經濟條件上,因為父親是村里的治保主任,所以沈家在村里還是挺好的。但沈長銀打小就好打架鬥毆,偷雞摸狗,沈長平也一直跟在哥哥屁股後面。

1999年9月,沈氏兄弟的酒肉朋友劉文發過來找他們哭訴,說自己的妹妹被同村的張光星強奸了,自己去找張理論時,反倒被張打了一頓,還罵他的妹妹是個婊子,勾引了他。

沈氏兄弟出於哥們義氣,一定要為劉文發和他妹妹報仇。

9月27日,他們讓劉文發以“已經是你的女人,乾脆把妹妹嫁給你”的理由約出來了張光星。

在村里的山路上,兄弟倆蒙著面截住張光星,一人一刀捅死了他。事後,他們把張光星的屍體抬進了早就準備好的山洞,剝光衣服,砍爛了張的臉——目的是“讓人無法辨認”。

這種無因的暴力行為,讓不少人覺得兩兄弟人格有問題。參與公訴的一位檢察官曾說,“他們毫無道德、倫理觀念,使沈氏兄弟成為一個典型的帶有職業性的殺人狂”。

第一次殺人時,沈長銀24歲,有過鬥毆和盜竊的犯罪前科,曾入獄三年。沈長平卻只有16歲。未成年的他,正處於心理學上的“少年反抗期”,他遵循的行為準則是,聽哥哥的。

自從沈長銀1999年因盜竊入獄刑滿釋放後,沈長平就跟在哥哥屁股後頭,不管做生意還是乾違法的事,一切都聽哥哥的。

之後的庭審中,沈長銀對殺人行為毫無悔意,只是覺得“這是天意,也是自己的劫數到了。”

然而,他很後悔,不該帶著弟弟一起幹。法庭給他指定了代理律師,他堅決拒絕,讓律師為弟弟做辯護。

警方從石家莊押回弟弟沈長平

在第一次殺人之後,沈氏兄弟家中曾出過兩次大事,沈家都是受害者。

2002年,兩兄弟的父親沈永國當選為獲嘉縣大新莊南務村村長。同年11月的一個清晨,沈長銀的母親開院門時發生爆炸,當場被炸傷。經當地警方調查,發現是有人將自製炸藥掛在了沈家的院門上。

2003年,沈家又發生了一起人為爆炸縱火案,沈家房屋被燒得所剩無幾,所幸無人員傷亡。

這次爆炸,沈母幾乎喪命。《蘭州晨報》記者看到爆炸現場,沈母遍體鱗傷,炸入身體的彈片都清晰可見。當時,有人說是沈父當村幹部得罪了人,也有人說是沈父和人鬧彆扭所致。

在一份河南省獲嘉縣大新莊派出所出具的證明上,有這樣的描述:

“2003年3月6日夜,我區南務村村民沈永國家街門(木製)被他人掛一自製的爆炸物品,其妻宋玉芬清晨開門掃雪時發生爆炸,當場把她的頭、右眼、面部及胳膊、腿等部位炸傷,送醫院搶救……因該案線索和證據不足,案件至今未破。”

有人認為,家裡出事讓兩兄弟遭受刺激,積怨產生了報復社會的心理。

在有限的資料下分析,這種推論有一定道理。但我總覺得,歸因於“報復社會”這種抽象的說法,太過生硬和簡化。沈氏兄弟面對的選擇,是非常具體的現實問題:怎麼搶錢讓自己富有,如何處理屍體不被發現。

還有,分屍時摘下的器官,是什麼味道?

2003年底,在蘭州殺了第一個女孩姚芳半年後,沈氏兄弟從蘭州跑到了內蒙古包頭。

他們先是租了一間小平房,無奈隔音條件太差,覺得殺人不便,就又在包頭鋼鐵大街7號街家屬院二樓新租了一套房子,月租500。

之所以來包頭,是因為倆人之前在包頭做過生意,既熟悉這兒的街區道路,也適應這兒的生活習慣,也就更方便下手作惡。

也正是在包頭,他們拉攏了自己的第一個犯罪同夥——三陪小姐李春玲。倆人故技重施,把一心只想“上門服務掙快錢”的李春玲騙到家中,接著就開始強姦、毒打、凌辱。

劫完色後,就是劫財。

哪知道,李春玲在前一陣子剛把自己的錢寄回老家了,全身的錢和卡,加起來還不到300塊,都不夠兄弟倆交房租的。

李春玲乞求兄弟倆放她一條生路,倆人雖惱羞成怒,但畢竟沒達到自己圖財的目的,於是逼著李春玲跟他們達成了一個魔鬼協議:讓李春玲打電話給自己的姐妹們,三人一起,謀她們的財,害她們的命。

李春玲想了一下,說有個叫斯情的“小姐”騙過她朋友的錢,就給斯情打電話說這裡有客人等。斯情如約而來,脫光了衣服之後,沈長平拿出了鐵絲,斯情問怎麼回事?

李春玲說,他們是變態,喜歡綁起來。

斯琴被綁起來後,沈長平把她抱到衛生間。李春玲跟著走進去問,我朋友的錢是不是你騙的?斯情回答是。李春玲上去就是幾腳,踹在斯琴胸部。

沈長銀進來把李春玲叫出去說:“你把刀從她脖子上捅過去,再挑一下就死了。”

李春玲看見刀嚇得要死,站都站不穩了。沈長銀說:“想死就捅自己一刀,想活就捅她一刀!”

說完,沈長平就一把抓住李春玲的手,對準斯琴的脖子捅了下去…

自此,已經成為沈氏兄弟犯罪同伙的李春玲,再也洗不干淨了。照例,殺人之後就是分屍,不過,這一次分屍時,沈長銀突然問:“人腎是什麼味道?”

後來,李春玲就進了廚房,把斯琴的腎炒了給沈長銀吃了。沈長銀事後交待,吃腎只是為了好奇,因為按照傳統的說法是:吃什麼補什麼。

諷刺的是,這一次謀殺,除了嚐到人腎的滋味,他們只搶到了斯琴的一部手機。他們將死者頭髮燒掉,屍體溶解衝入下水管道。

沈氏兄弟的連環殺戮模式,卻就此開始。

斯琴死後10天,李春玲騙來了東北女孩趙丹,三人將其殺害,接著分屍,溶屍,拋尸,最後拿到了300多元現金,兩張銀行卡和一條白金項鍊。

趙丹死後10天,李春玲騙來了胡秋玉,又是同樣的殺人拋尸步驟,最終所得財物21800元。

王娟是被李春玲約了多次才來的,不料剛一進門,就被兄弟倆綁了起來,捆在了廚房裡的暖氣片上。

三人合夥將王娟暴打凌辱一夜,倔強的王娟硬是沒說出自己的銀行卡密碼。
後來,三個人都打累了,慢慢竟都睡了。

在求生本能的驅使下,王娟竟然拼命弄開了鐵絲。她不敢直接從大門逃走,因而是爬上了廚房的窗戶,直接從窗口跳了下去,這一跳,把腿給摔斷了。

王娟摔下時的一聲巨響,震醒了沈長平。沈長平往廚房一看,發現王娟不見了,於是趕緊叫醒其他兩人。

三人分頭尋找,最後看到廚房的窗戶開著,探頭一看,樓底下好像躺著一個人。三人連忙下樓,把已經昏迷不醒的王娟抬了上來,用刀殺掉。

意外事件讓三人緊張起來,擔心有人看到王娟墜樓,“有人報警我們就死定了”。
這次,他們沒來得及化屍,買來一堆黑色的垃圾袋,將屍體碎掉,分散仍在了荒郊野外,隨後匆匆離開了包頭。

2005年5月警方押著沈長銀指認拋尸現場

離開包頭時,已經快過年了。兄弟倆帶著李春玲,一起回了河南老家,並告訴家人李春玲是沈長平的女友。

對於沈氏兄弟這次回鄉,村里人還有記憶。有人說,當時沈長平還向人炫耀,說打工掙了很多錢。

這次回家,據沈父回憶沈長銀還是跟平時沒有什麼兩樣,來的時候給侄兒帶了玩具,給姥姥一百塊錢,經常到村子里和別人打牌、玩耍。沈長平卻變了許多,一個人天天呆在家裡看電視,極少出門,後來在正月十四五的時候,還開著三輪給別人家的地里送糞掙錢,總共在家裡待了一個多月的時間

2004年3月底,三人離開河南,北上山西太原,在狄村唐槐小區租了個房。

唐槐小區

在太原,李春玲通過同樣的套路認識了趙美英。趙美英是當地人,屬於那種只坐檯不出台的小姐。在歌廳工作,只是想多掙一份外快。坐檯之外,趙美英在批發市場有一個攤子,平時和自己的對像一起賣鞋。

2004年4月9日,在李春玲的“盛情邀請”下,趙美英去了李春玲的家,見到了沈氏兄弟。

當天並沒有發生傷亡事件,因為他們發現,趙美英的存摺裡,只有幾十塊錢。
他們讓趙美英找一個有錢的來,不然就殺了她,並讓李春玲帶她進衛生間,“告訴她那些東西是乾什麼的。”

李春玲把捆住雙手的趙美英拉到了衛生間,指著一箱箱上面印著骷髏頭圖案的東西說,那裡面裝的都是王水,溶鋼化鐵都是一會兒的事兒,更別說把人扔裡面了。

李春玲帶了一雙塑料手套,從箱子裡取出一個玻璃瓶,擰開蓋子,放進去一根鐵絲,果然冒出來一股子白煙。嚇得趙美英臉色發白,牙齒打戰。

第二天,趙美英就騙來了楊志玲。按趙美英的說法,楊志玲長得好,穿得好,客人多,掙錢也相對多。

楊志玲進了屋,就被實施了“例行公事”:捆綁+毒打+逼問出存摺密碼,密碼剛一問出,楊志玲就被強行灌了一瓶安眠藥,接著被拖進衛生間。

沈長平把刀塞進趙美英手中,叫她殺人,趙不敢。沈長平故技重施,抓起趙美英手中的刀捅向了楊志玲的脖子。

血流如注,沈長平對趙美英說:你現在是我們的人了。

這一次,他們再次把受害者的腎臟挖了出來,炒了吃了。但這次不是給沈長銀補腎用的,而是為了給剛墮了胎的李春玲補補身子——墮掉的孩子,是沈長銀的。

處理完楊志玲後,第二天,李春玲要出去給手機買塊電池,趙美英說自己也想跟著去,沈氏兄弟想著趙美英已經殺過人了,算同伙了,也就沒攔著。

倆人出了門,走著走著,趙美英就確定了李春玲對太原不怎麼熟,然後她就帶著李春玲去了批發市場,買了手機電池後,順便引向了自己的鞋攤。

趙美英的男友李峰正在鞋攤忙活著,看到趙美英特別開心,但又發現趙美英臉色特別不對,旁邊的李春玲也不知是從哪冒出來的。

李峰強行把趙美英留了下來,李春玲也沒法強拉著趙美英跟她一起走,就一個人回去了。目送李春玲坐上公交車後,趙美英跟李峰說明了一切,倆人趕緊報了案。

警車呼嘯而至,趙美英、李峰跟警察大致講了沈氏兄弟的所作所為後,警方當即決定:秘密貼近,快速抓捕。

到了狄村唐槐小區1號樓,趙美英表示願意前去敲門。沈長平開了門,緊貼在趙美英身後的刑警一躍而出,不料沈長平反應奇快,砰地一聲又把門鎖上了。

當警察破門而入時,發現兄弟倆竟然拉開了窗戶上的防盜網逃了出去,警察拔出手槍,子彈從沈長平的腰上擦了過去。

兄弟倆轉彎跑到樓後,奔到馬路,攔了一輛出租車,迅速消失在了街頭。

突擊警察只抓到了李春玲,還有留在冰箱裡的人腎。

接著,刑警隊趕緊向太原市公安局110指揮中心做了匯報,太原警方出動大批警力,封鎖了整個太原的各種通道。

沈氏兄弟一路狂逃,從太原逃到汾陽,又逃到平遙,再逃到霍州,接著逃到運城,最後逃向了陝西西安。在西安養好傷後,倆人又去了安徽合肥。

2004年4月底,倆人在合肥光明路建設小區6棟2單元406室落腳了。

合肥光明路建設小區

兄弟倆又買來了鐵絲硫酸等作案工具,然後把目光瞄準了合肥的驚鴻歌舞廳。
失去李春玲的沈氏兄弟,急於再找到一個得力的犯罪同夥。這一次,他們逮住了當時年僅15歲的坐檯小姐關欣。

關欣

在以同樣的手段凌辱並恐嚇關欣後,關欣叫來了跟自己關係最好的姐妹——陳靜。照例,沈長平又藉關欣之手殺了陳靜。

陳靜過後,關欣又騙來了倩倩。倩倩沒什麼錢,但為了自己能活命,答應他們會找一個真正有錢的姐妹——陶芳。

陶芳的銀行卡,竟有4萬多塊錢。銀行有規定:單日取款上限為2萬。沈氏兄弟綁了陶芳後,火速取走了姚芳的2萬塊血汗錢,想著第二天就把剩下的2萬取出來。

第二天一早,沈長平迫不及待趕去取錢,誰知一插卡,發現卡里的餘額只剩幾塊錢了。

沈長平立馬奔回出租房,把卡內現金一夜消失的事兒告訴了沈長銀。上次的意外讓兄弟倆如驚弓之鳥,沈長銀當即決定,“把兩個包袱處理掉。”

兄弟倆最後決定,把更聽話更漂亮的關欣留下,倩倩和陶芳都給殺了,以絕後患。殺完人後,屍體又是化掉衝進下水道。

警方之後調查,消失的兩萬塊是陶芳的哥哥取走了。陶芳在辦卡的時候,還辦過一張同卡的存摺,並把存摺交給了自己遠在上海的哥哥保管。

事也湊巧,當天陶芳的哥哥一直打不通陶芳電話,擔心妹妹遇到麻煩,且想著麻煩一定與錢有關,於是也去取了錢,這一去銀行不要緊,發現卡里竟有2萬已被提走。陶兄趕緊去銀行櫃檯,取出了剩下的錢。他怎麼也想不到,自己擔心妹妹做出的舉動,竟讓妹妹丟了性命。

2004年5月19日,沈氏兄弟從合肥逃走。

火車途徑蚌埠時,上來了一位長發少婦,這女人長得不錯,身穿名牌,拿著一部時尚手機。兄弟倆一看,眼都直了,立馬上前搭訕。少婦性格也很開朗,三人很快熟絡了起來。

這位少婦,叫商茜,準備回蘭州。兄弟倆立馬說他們也正要去蘭州。到了蘭州,各自留下聯繫方式後,三人分手。

從2003年6月在蘭州殺人出逃後,沈氏兄弟再次回到蘭州,可這不到一年時間內,他們的手上已經血染7條人命。

重回蘭州的沈氏兄弟,殺人劫財的目的並沒改變,可他們的策略竟然變了。

他們不再強行拉來某個性從業者作為犯罪同夥,而是讓沈長平以談對象為名,籠絡了一個叫杜素容的小姐。

警方從石家莊押回杜素容

杜素容剛從四川老家來蘭州一個月,人生地不熟,也不諳世事。幾天時間內,沈長平帶著杜素容上歌廳,下館子,買項鍊,買手機,把杜素容哄得團團轉。

接著,沈氏兄弟用一張假身份證,租下了蘭州一隻船北街73號523室,開始了三人的同居生活,並準備他們的下一步殺人劫財計劃。

5月28日晚上,沈氏兄弟第一次約來了商茜,商茜還帶了自己的朋友李春燕,加上杜素容,五個人去了蘭州新紅石酒吧一直嗨到半夜。喝酒的時候,大概是吹了一些牛,商茜的行為舉止挺像一個富婆,沈氏兄弟殺心頓起:殺死一個富婆,勝過十個小姐。

雖然破了不殺良家女子的戒律,為了錢,也是值得的。當晚,是商茜結的賬,大家相安無事各自回家。

過了2天,5月30號下午5點多,沈氏兄弟、杜素容約商茜出來吃火鍋。

6點多的時候,商茜打扮完畢,出門了。

7點半,商茜的丈夫張風打了個電話給商茜,得知媳婦兒在跟朋友一起吃飯,便放心地掛了電話。

9點多時,沈氏兄弟邀請商茜去他們家裡坐坐,擋不住哥倆殷勤,商茜跟他們一起去了蘭大馬路對面的一隻船北街73號。

一隻船北街73號,是一棟老式居民樓,樓道又窄又破。四人一口氣爬到五樓後,剛一開門,一股霉腐味撲面而來。

商茜突然後悔來了這。她坐了一會兒就提出要走,剛一開口,沈長平一把拉住她:“等會兒,我哥要睡一下你。”

商茜隨手打了沈長平一個耳光,換來的是沈長平一頓拳腳。當晚,商茜被逼問出隨身攜帶的五張銀行卡密碼後,就被殘忍殺害。

晚上九點半,張風擔心媳婦兒安全,給商茜打電話,聽筒里傳來: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。此後多次撥打,都是關機。

因為還沒來得及買硫酸,這次他們只能採取分屍拋尸。屍塊被拋在了甘肅省中醫學院大門前的排洪溝內,還有雁灘郊區的廢魚塘內。

被捕後的杜素容指認拋尸現場

拋尸後,三人隨即選擇逃跑。途徑寧夏銀川時,等不及的沈氏兄弟下車取錢,才發現商茜的5張銀行卡里,只有1張有僅僅50塊錢,其他的卡,空空如也。

沈氏兄弟氣得好像吃了大虧:“你這不是找死嗎?明明是個窮鬼,非要裝成富婆。”

50塊錢也是錢,沈長銀把錢取出,兄弟倆火速逃離銀川。與此同時,張風報案說自己的妻子失踪了,甘肅中醫學院的清潔工老郭也報了案,說自己在打掃衛生時,發現三個黑色垃圾袋,裡面都是碎屍塊。

警察通過調查商茜最後的通話記錄,摸到了兩人用假身份證辦電話卡的地方,最終鎖定了沈氏兄弟,並對其進行了犯罪畫像:

沈長銀,男,28歲左右,身高1.78米,短髮,膚黑,方臉,牙縫較寬,身型較胖,胸口有一藍色老虎頭的紋身,肚臍上方有一條5寸長的豎形傷疤,戴一副鑲金邊無色眼鏡,自稱山東人,操一口普通話。

沈長平,男,22歲左右,身高1.7米,短髮,皮膚略白,橢圓臉,身型較瘦,戴一副黑框近視眼鏡,也自稱山東人,講的也是普通話。

通緝令開始撒向全國,銀川警方發現,商茜的銀行卡在寧夏銀川被人用過,並取走了50塊錢。調出銀行監控錄像一看,取錢的人,正是沈長銀。那會兒哥倆早已逃之夭夭。

接著,警察對杜素容的銀行卡進行監控時,發現銀行卡在山東濟南取過款,從銀行監控看,取錢的還是沈長銀。

可惜,這次警方還是撲了個空。

當時的沈氏兄弟,從銀川逃到濟南,又從濟南逃到石家莊,最後藏在了石家莊第七棉紡織廠1—303室。

一直到8月30日,距離商茜被害已經過去近三個月時,警方才確定了沈氏兄弟的窩藏地點。

8月31日下午6點多,剛打水回來不久的沈長平,聽到外面有敲門聲,說是查水錶的。

聽聲音是女聲,兄弟倆稍微放寬了心,就叫杜素容去開門。杜素容剛一開門,敲門人的後面立馬閃出一個警察。沈長平嚇得屁滾尿流,慌忙躲進衛生間,然後緊緊抵住了門。

只聽一聲巨響,門從門框上脫飛而出,沈長平隨即被撞倒,一屁股坐在了馬桶上,手上的兩把尖刀也掉在了地上。

警察一步上前,把沈長平銬住,眼角的余光瞅到了牆角還有屍塊,馬桶邊還碼著兩箱剛開封的濃硫酸。

其他警察同樣踹開了臥室的房門,給沈長銀戴上了手銬。衛生間的屍塊,屬於一名叫趙紅霞的性從業者。

到此為止,從2003年6月到2004年8月31日,沈氏兄弟殺害了10名女性,其中有9位都是性從業者。

2005年5月19日,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此案,因為案件太過血腥,就沒有像普通的刑事案件一樣開庭審理,而採取了不開庭審理。


2005年9月1日,因殺人罪和搶劫罪,法院判處沈長銀、沈長平兩人死刑,判了同案犯李春玲死刑,判了由受害人轉為被告的杜素容、關欣有期徒刑二十年,判了及時投案自首並有重大立功表現的趙美萍有期徒刑3年。

2005年9月1日,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沈長銀、沈長平等6名被告進行一審宣判。

兄弟倆被抓之後,表現差別很大。

沈長銀一直坐著,什麼話也不說。審問過程中,也是問一句答一句,煩躁了乾脆不理人。

沈長平則很活潑,在石家莊殺人現場被捕後,他曾對著前來拍攝現場的攝鏡頭里高呼:“嗨,你好!”在監獄時,還經常追著問同屋的犯人:“我長得帥不帥啊?”
遇到提審,沈長平就會滔滔不絕地回答,並反復問警察:“你們是怎麼查到我們的?”

外表開朗的他,在作案過程中,卻是哥哥的得力干將。動刀殺人、分屍、化屍、拋尸,幾乎都是他一人或帶著女孩完成的。

他對警察說“如果你們不抓住我們,讓我們自己停下來不去殺人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我哥不會,我也不會”。

從2014年8月被捕到2015年9月初審判的一年時間裡,兄弟兩人對罪行都沒有否認。

沈長銀被押解回蘭州

沈長銀說:“是活不成了,十多條人命。讓你抓住了,是你們的本事,我服。知道到了給那些死鬼賠命的時候了。”

2005年9月,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沈氏兄弟案時,沈父帶沈長銀的一歲多的兒子從河南趕來,為的是讓孫子和自己爸爸見上一面。

分析惡行:

“沈氏”兄弟:參與殺人10起,殺死10人;參與搶劫13起,在搶劫過程中致一人死亡,搶得財物價值13萬餘元、手機4部、金項鍊2條、戒指2枚。兩名被告人多次搶劫犯罪的數額巨大,情節嚴重;故意殺人犯罪情節惡劣,手段殘忍,食人器官,泯滅人性,罪行極其嚴重,系主犯,沈長銀還屬累犯,均應依法嚴懲並以故意殺人罪(被判死刑)、搶劫罪(被判死刑)數罪併罰,決定執行死刑。(破案後,追回財物價值1.4萬餘元。)

李春玲(女):參與殺人4起,殺死4人;參與搶劫6起,致一人死亡;搶得財物價值2.4萬元、手機3部、金項鍊1條、戒指1枚。被告人李春玲在受脅迫參與一次犯罪後,多次積極參與搶劫他人財物,數額巨大,搶劫中致一人死亡,情節嚴重;故意殺人,情節惡劣,並食人器官,泯滅人性,罪行極其嚴重,系主犯,應依法判處極刑並以故意殺人罪(被判死刑)、搶劫罪(被判無期徒刑)數罪併罰,決定執行死刑。(破案後,追回財物價值1800元。)

杜素容(女):參與殺人2起,殺死2人;參與搶劫2起,搶得財物價值1.5萬元。被告人杜素容在受脅迫參與一次犯罪後,又參與搶劫、殺人犯罪,情節惡劣。但是,鑑於其屬從犯,對其所犯故意殺人罪可從輕處罰,對其所犯搶劫罪可減輕處罰並以故意殺人罪(被判有期徒刑15年)、搶劫罪(被判有期徒刑8年)數罪併罰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0年。(破案後,追回財物價值1.3萬元。)

關欣(女):參與殺人3起,殺死3人;參與搶劫3起,搶得財物價值6.2萬餘元、手機1部、金項鍊1條、戒指1枚。被告人關某在受脅迫參與一次犯罪後,又兩次參與搶劫他人財物,數額巨大,犯罪情節嚴重;兩次參與故意殺人罪,情節惡劣。但鑑於其屬從犯,犯罪時不滿16周歲,,故對其所犯故意殺人罪從輕處罰,對其所犯搶劫減輕處罰並以故意殺人罪(被判有期徒刑15)、搶劫罪(被判有期徒刑8年)數罪併罰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0年。

趙美英(女):參與殺人1起,殺死1人;參與搶劫1起,搶得財物價值1800元。被告人趙美英受脅迫參與一起搶劫、殺人犯罪,屬脅從犯,能及時投案自首並有重大立功表現,應減輕、免除處罰並以故意殺人罪(被判有期徒刑3年)、搶劫罪(免予刑事處罰)數罪併罰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3年。(破案後,追回財物價值1800元。)

案件啟示:

“如果不是跟著哥哥(犯罪),我的人生也許會不如意,但絕對不是今天這樣的結局。”這是沈長平在宣判後所說的一番話。沈長平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份畸形的親情,他不知道該愛還是該恨自己的親哥哥,但他知道自己要付出的是什麼代價。

而此案庭審中,沒有一名受害人家屬提起附帶民事訴訟,請求法庭判令各被告人給予賠償。律師認為,這說明該案件中的被害人除商某外,其他人都因有不良社會習性而令家人無顏公開提起索賠。一名旁聽群眾說:“如此殘忍的作案手段,殺他們一千次都不過分。”

可是,任何犯罪都有其根源,正如安利律師所言:任意可以租到的房屋、沈長銀多次入獄而學到的作案手段及使用化學藥品的碎屍方法、炒食內臟和坐檯女成為被侵財(害)案的主要受害人群等等這些,都給我們的社會提出了值得反思和深思的問題...
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

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Myt1遊戲論壇 ( 臺-myt1

GMT+8, 2018-11-17 23:20 , Processed in 0.234001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